•  
  •  
  •  

【论文】陈满华:现代汉语方言儿媳称谓考察

发布时间:2014/6/10
来源: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黄大仙精选资料三天肖三码《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5期
来源网站:www.thewokevillager.com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陈满华

摘要:本文考察了全国三百多个方言点的儿媳称谓,指出:(1)绝大部分方言的儿媳称谓属于“新妇”与“媳妇”两大类,呈南北方并存之势,交界线自东而西穿过江苏、上海、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广东、广西。(2)现代方言的“新妇”几乎都是指儿媳,语义范围比古代的小。(3)“媳妇”专指儿媳妇、不用于指妻子的地区一般离使用“新妇”称谓的地区较近。(4)处于两大类称谓交界线上的不少方言出现“媳妇”和“新妇”两可的情况,有前者逐渐取代后者的趋势。(5)北方方言在儿媳称谓的一致性方面相对高于南方方言。(6)现代汉语方言的儿媳称谓状况是词汇发展具有层次性的一个范例。

关键词:儿媳称谓,新妇,媳妇,分布,历史层次

一、引言

根据现有的资料可知,上古汉语称呼儿子的妻子为“妇”。[1] 从早期近代汉语开始,这一情况开始发生改变。根据学者们的研究,大约从魏晋南北朝开始,出现了“新妇”一词,用来指称儿媳。从唐末开始出现“息妇”一词,后来演变为“媳妇”,并在书面语中逐渐替代“新妇”,但是“新妇”还广泛存在于南方方言中,并出现在南方作家的带有方言色彩的作品中。[1] 63、[2]213、230-232、[3] 但是,由于资料的缺乏,今天我们已经很难弄清楚“新妇”和“媳妇”这两个词在古代方言中的具体分布及其演化的情况。不过,现代汉语,尤其是现代汉语方言的儿媳称谓可以为了解这一情况提供一个很好的参照系。为了弄清楚“媳妇”、“新妇”两大类儿媳妇称谓发展至今的情况,本文考察了现代汉语方言的儿媳称谓,包括普通话基础方言(官话方言)和非官话方言的儿媳称谓,然后从宏观上对这些称谓的情况进行分析,力图展示现代汉语方言里的儿媳称谓系统,为揭示出“新妇”、“媳妇”两大类儿媳称谓发展至今的内在规律提供必要的线索。

二、调查的背景及方法

在现代汉语基础方言(官话方言)里,儿媳称谓基本上是“媳妇”及其变体形式(如“儿媳妇”“媳妇子”),在非官话方言中“新妇”占绝对优势。对前者(“媳妇”)学者们的描写没有什么出入,但是,关于后者(“新妇”)一词在现代汉语方言里的情况,很多人还没有得到一个较为符合事实的印象,甚至有的著作的说法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例如在《方言小词典》里,“新妇”条只注明是“宜兴方言”[4]。《汉语方言常用词词典》连“新妇”这个词都没有收录 [5]。当然,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不少学者注意到了仍然有不少方言以“新妇”称儿媳,如李荣举出了28处以“新妇”称儿媳的方言例子[3]。韩品夫主编的《实用方言词典》将“新妇”一词归于闽方言,但又指出“也是吴方言、赣方言、湘方言”。[6] 李荣主编的《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收录全国42处有代表性的方言点的儿媳称谓,其中有近一半的是“新妇”[2] [7]4964,许宝华、宫田一郎的《汉语方言大词典》列出了63个方言点称儿媳为“新妇”。[8]  据我们所知,对“媳妇”“新妇”分布情况的阐明 说起最接近事实的是周振鹤、游汝杰,他们明确地指出,对儿媳的称呼呈现南北差异,且对应整齐,“北方一律称‘媳妇’,南方一律称‘新妇’”[9]199。然而,他们当时说的是“新妇”所反映的文化现象,并未、也没有必要深入描述“新妇”的具体分布。迄今为止,研究者对“媳妇”和“新妇”的具体分布状况仍只是一个大概的印象,缺乏详细的描述。要弄清楚汉语儿媳称谓发展至今的情况,我们应该对现代方言里的儿媳称谓进行更大规模的考查。

我们的考查所使用的材料主要是已经发表的现、当代各地方言的调查报告,研究论文、方言词典、方志等,也有少数地区的材料是通过口头和通信形式获得的。[3] 这些材料所反映的儿媳称谓大都是以县为地区单位的,少数以乡、镇或村为单位。因为北方方言的内部一致性明显高于南方,加上北方方言的研究成果在总体上没有南方方言的研究成果丰富,可资使用的材料相对较少,所以,本项考察实际上稍微偏重南方方言,就是说,本文考察的南方方言在地理上的密度高于北方方言。我们一共得到了全国三百多个方言点的儿媳称谓,分布在除西藏以外的全国各省、市、自治区。

三、现代汉语方言里的儿媳称谓及其分布

调查显示,现代汉语各方言最主要的儿媳称谓是“媳妇”和“新妇”,它们又有变体形式,从而形成两个大类:1.媳妇类,包括“媳妇”及其变体(儿媳妇(儿)、媳妇子等);2.新妇类,包括新妇及其变体(新妇娘、新妇子等)。下面就是各种称谓在方言中的分布情况。(地名前的星号表示有两个或多个称谓,有下划线的称谓只表发音,本字不详。由于材料很多,为避免过于烦琐,一般没有逐个标明出处;个别方言点的称谓在不同的研究材料中说法不一,由于我们很难一一甄别,加上这种情况很少,所以原则上一并收录,正文中都分别注明来源。当然,对其中有的称谓,我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1.属于第一类(“媳妇”及其变体形式)的

(1)媳妇

*北京据鲁允中[10] 河北:唐山 邯郸 *阳原 遵化 黑龙江:*黑河 *佳木斯 辽宁:*沈阳 内蒙古巴彦浩特 山东:*烟台据陈章太、李行健[11]  *济南 *博山 东营 *维坊 河南:*商丘据袁德业[12] 台前 辉县 濮阳 南召 陕西:*白河 *宝鸡 眉县 户县 *关中新派 青海:*西宁 宁夏:中宁 山西:屯留 沁县 和顺 四川:*南充 *达县据陈章太、李行健[11] 自贡 奉节 合江 攀枝花 *筠连 犍为乐山 眉山 夹江 云南:*昆明 建水 永善 楚雄 凤庆 云县 临沧 永德 耿马 双江 沧源 镇康 澄江 贵州:*遵义 *贵阳据汪平[13] 黎平 铜仁 广西:柳州 *桂林 *南宁 湖南:常德 衡阳 衡山 长沙 沅陵(乡话)娄底 安乡 平江 会同 双峰 宁远官话 吉首 常德 郴州 株州 *湘潭 韶山 永州 澧县 *湘乡 岳阳 临武 *新邵新派 澧陵 浏阳 湖北:*宜昌 * 襄樊 *天门 *武汉据陈章太、李行健[11],又据朱建颂[14] 红安 随州 洪湖 罗田 黄陂 安徽:*安庆 宿松 *阜阳 芜湖 合肥 铜陵 *怀远 枞阳 含山 和县 蚌埠 庐江 桐城 滁州 上海:*嘉定 江苏:*连云港 *扬州据王年芳[15] *南京据陈章太、李行健[11] *南通据陈章太、李行健[11] *靖江 *江阴 *无锡 *阜宁 *盐城 *扬州 南通四甲但称婆媳为“婆新妇”浙江:湖州 德清 *余杭 分水 桐乡 天台据傅国通等[16]江西:*南昌 彭泽 台湾:*基隆 *云林 广东:连州土话

(2)儿媳妇

*北京据陈章太、李行健[11]  河北:*唐山 沧州 石家庄 *邯郸 *阳原 景县 *辛集 山西:大同 *太原 *临汾 吉县 永济 *新绛 *朔县 *运城  内蒙:赤峰 黑龙江:*黑河 *佳木斯 齐齐哈尔 吉林:白城 辽宁:*沈阳 山东:利津 *济南 济宁 *临沂 沂南 *博山 寿光 *莒县 *维坊 河南:*商丘据陈章太、李行健[11] 原阳 郑州 信阳 许昌 密县 安阳 林县 鄢陵 汝南 洛阳 南阳 陕西:*白河 *汉中 *西安 *宝鸡 *绥德 宁夏:银川 甘肃:天水 *兰州 *敦煌 临夏  青海:*西宁 新疆:哈密 乌鲁木齐 四川:成都 汉源 西昌 *筠连 绵阳 梓潼 江油 云南:昭通 *昆明 贵州:*遵义 毕节 *贵阳 湖北:*宜昌 *襄樊 *武汉据陈章太、李行健[11] 红安 洪湖 安徽:*安庆 江苏:*南京据刘丹青[17] *徐州据陈章太、李行健[11] *连云港 *涟水 *扬州

(3)儿媳妇儿

*北京据胡明扬[18]、鲁允中[10]天津:天津市 河北:承德 保定 平山 昌黎 *辛集 秦皇岛 山西:*离石 临河 大同 天镇 *新绛 洪洞 陕西:*西安 商县 内蒙:全境通用,包括*二连浩特 海拉尔 乌兰浩特 通辽 赤峰 锡林浩特 *呼和浩特 *集宁 *包头 *临河 *东胜 *乌海 等 黑龙江:齐齐哈尔 哈尔滨 依兰  吉林:*长春 *通化 双辽 辽宁:*锦州 大连 山东:*青岛 河南:洛阳 灵保 *济源 汲县 江苏:*徐州据苏小青 吕永卫[19] 四川:*成都据陈章太、李行健[11]

(4)媳妇儿

山东:聊城荏平 莱阳 滨州 山西:*忻州据温端正 张光明[20] 集宁 山阴 *朔县 内蒙古:西部地区,包括*呼和浩特 *集宁 *包头 *临河 *东胜 *乌海 *二连浩特 等吉林:*长春、*通化 辽宁:*锦州 陕西:*西安据王军虎[21] 商县河南:*济源 湖北:大悟 四川:*成都据陈章太、李行健[11] 南充 重庆 重庆市

(5)媳妇子(含“媳妇的”“媳妇则”“媳妇得”[4]

河北:张家口 山西:*太原 *临汾 长治 文水 *忻州据温端正 张光明[20]原平 介休 清徐 临汾 阳曲 *河津[5] 定襄 岚县 武乡 内蒙:*呼和浩特据哈森、胜利[24]  山东:*青岛 *烟台据钱曾怡 莱阳 牟平  淄博 威海 高密 青州 桓台 陕西:*西安 *绥得 神木据邢向东[25] 榆林 新疆:哈密 甘肃:*兰州 敦煌  宁夏:银川 湖北:*天门 四川:崇庆 洪雅 夹江 眉山 雷波

(6)羞子(“媳妇子”的合音):山西:*河津、芮城 [26]204-205

(7)媳妇伢 湖北:*武汉据朱建颂、刘兴策[27] 红安 鄂州

(8)儿媳妇子 甘肃:*敦煌  山东:*临沂 山西:*离石 媳妇的发音为合音[csou ] 盂县

(9)儿媳子  山东:*诸城 *莒县 临沂 陕西 *延安(洛川)

(10)媳子  山东:*诸城 陕西:*延安(洛川)甘肃:镇原

(11)媳婶  湖北:*钟祥

(12)崽媳妇 湖南:沅陵

(13)娃媳妇  山西:*万荣又儿媳女

(14)儿郎媳妇  山东: 荣成

(15)儿子媳妇 云南:大理 蒙自 *大关 *莒县

(16)儿媳 安徽:*安庆 *阜阳 *怀远 *山西:运城 湖南:*嘉禾城关话 东安 山东:薛城

(17)媳妇儿子 山东:牟平

(18)儿媳妇□[](“媳妇”为合音[siou去声]) 河南:*林县

2.属于第二类(“新妇”类)的

(1)新妇(包括“新抱”、“心妇”、“心[6]

上海:上海市区[7]  宝山霜草墩、罗店 南汇周浦  崇明 嘉定[8]  浙江:临安 昌化 建德 寿昌 淳安 开化 常山 衢州 龙游 遂昌 龙泉 庆元 杭州 萧山 富阳桐庐 浦江 兰溪 义乌 东阳 金华 汤溪 武义 宣平 松阳 嘉兴 余姚 上虞 绍兴 诸暨 嵊县太平乡 嵊县新昌 仙居 永康 丽水 缙云 青田 泰顺 嘉善 平湖 海盐 镇海 定海 宁波 临海 温州 *苍南 黄岩 温岭 *平阳  福建: 福州 古田 宁德 周宁 福鼎 莆田 厦门 泉州 永春 漳州 龙岩 大田 尤溪 永安 沙县 建殴 建阳 松溪 福清 东山(岛)顺昌 漳平 仓南[9]  广东:广州 番禺市桥 花县花山 从化城内 增城 佛山 南海沙头 顺德大良 三水西南 高明明城 中山石岐 珠海前山 斗门上横水上话 江门白沙 新会会城 台山台城 开平赤坎 恩平牛江 鹤山雅瑶 东莞莞城 宝安沙井 从化吕田 中山隆都 清远 佛冈 英德浛洸 阳山 连山布田 连县清水 韶关 曲江马坝 仁化 乐昌 云浮原作“心妇” 潮阳 揭阳 澄海 饶平 南澳 揭西 潮州 普宁 惠来 陆丰 海丰 茂名 阳春三甲 信宜思贺 信宜前排 高州新垌 电白沙琅 化州新安 廉江青平 广西:梧州 平南、*南宁平话 *桂林 钦州 陆川客家 博白客家 (以上两处原作“心 ”)海南:海口 香港:香港 澳门:澳门 江西:*南昌 萍乡 宜春 宜丰 崇义 吉安 吉水 赣州 赣县 临川[10]  波阳(原调查材料作“鄱阳”) 丰城 修水 新余 宁都 安福 上饶 高安老屋周家 戈阳 都昌 南城 黎川 湖南:攸县 耒阳 安仁 宁远平话 *湘乡 永兴 邵阳 涟源 湘潭 酃县现炎陵县 *新邵老派  江永 四川:*达县安仁乡据崔荣昌,又许宝华、宫田一郎  安徽:歙县 黄山[11]  绩溪 绩溪华阳  江苏:*南通据鲍明炜 王均[34] 如皋 海门 宜兴 溧阳 金坛 丹阳 童家桥丹阳后巷乡 *靖江 *江阴 *无锡 苏州 常熟 昆山 黎里吴江 *盛泽吴江 *盐城 台湾:台北 台南 台中 高雄 新竹 彰化 屏东 宜兰 花莲 *基隆 *云林

(2)新妇仔/子 江西:*波阳根据许宝华、宫田一郎[8] 福建:建瓯 大田(前路)

(3)新妇崽 福建:*东山岛

(4)新妇儿 广东 *吴川 背称中年儿媳

(5) 新妇娘 广东:*吴川 背称年轻儿媳  湖南:溆浦

(6) 儿新妇 江苏;扬州

(7) 崽新妇 湖南:沅陵

3.其他

(1)阿:福建武平 (2)心舅:广东梅县 增城 北流 福绵占35% 兴业占10% 阳西塘口 廉江石角(均为客家话)(3)新母仔:南海沙头(4)孺人、孺人儿:分别为浙江乐清 平阳(5)阿媛:浙江永嘉(6)媛至:浙江文成(7)嵩妇:浙江江山(8)婶妇:浙江云和、景宁(9)搜妇:浙江三门(10)新炉:浙江象山 奉化(11)生批/新批:福建永定下洋据黄雪贞[35](12)阿嫂:福建秀篆(13)西妇:浙江湖州双林镇(14)西贺:浙江长兴 安吉(15)新嫫:江西莲花(16)娘花:湖南茶陵火田(17)厨娘儿:*浙江平阳 苍南又新妇 (18)新娘子:*江苏吴江盛泽(19)…娘大娘(大娘,二娘等):平常不用总称,排行第几就呼“几娘”,据陈章太、李行健[11] 江苏涟水[11]2381  *江苏阜宁 广东吴川(20)老…家的(老大家的、老二家的等)按儿子排行称呼:聊城(21)…婶/…嫂:山东临清(22)…大姐(冠以姓氏,如“张大姐、“李大姐”,公婆当面或背后称):陕西商丘据袁德业[12] *关中老派(23)…姑娘(冠以姓氏,如“张姑娘”,用于公婆称儿媳):*云南大关据张映庚[36] 钟祥据赵元任[37]

以上材料显示,现代汉语方言里的具体儿媳称谓有很多,但主要的只有“新妇”和“(儿)媳妇(儿)”及其变体,即绝大部分儿媳称谓属于“新妇”和“媳妇”两个大类。

四、现代汉语方言里的两大类儿媳称谓现象分析

根据以上的考察,我们可以确定如下事实,并得出相关的结论:

(1)绝大部分方言的儿媳妇称谓属于“新妇”类与“媳妇”两大类。其他方言称谓都是局部性的,所占比例较小。

(2)“新妇”和“媳妇”的方言分布情况如下:从地域上看,大致呈北“媳妇”南“新妇”的分布特点。李荣(1986)给出的28处以“新妇”称儿媳的地区大致在长江以南,京广线以东。[3] 那是一个非常粗的轮廓,现在,经过我们的进一步考察,“新妇”在现代汉语里的分布更加清晰,我们可以对李荣先生的范围进行一定的修改、补充或精细化,例如:京广线湖南、广东段以西还有相当大的一片地区(上千里左右)使用“新妇”一词,湖南已经有2/3 的地区的方言使用“媳妇”,但“新妇”一词仍在中部及东南部约1/3的地区通用;“新妇”类地区在广东除了客家聚居地以外基本贯穿全境,在其西部一直穿过粤桂边境,进入广西,占据了广西近一半的区域。长江以北少数地区使用“新妇”称谓,这些地区主要分布在江苏南部,最北到达江苏中部(盐城);西部在四川达县安仁乡形成一个很小的“新妇”称谓孤岛。据崔荣昌(1989)的研究,这种现象是清代有湖南人移民四川达县一带的结果。[38]

(3)在“媳妇”类内部,有的地区指称儿媳时可以在“媳妇”前面加“儿”字或要儿化,前边不加“儿”的“媳妇(儿)”往往还指妻子。这些方言离“新妇”类方言较远,与后者不直接相接。大部分“媳妇”类方言都属于这种情况,但有的方言的情况与此相反,即“媳妇”一词专指儿媳妇,不用来指妻子,前面不加“儿”。这些方言大都分布在与“新妇”类方言相邻或较近的地区,即江苏、安徽、湖北、湖南、四川、贵州、广西、云南。我们以为,之所以形成这一特点,是因为离“新妇”类区域较远的方言很早以前就完成了“媳妇”代替“新妇”的历史过程,并且“媳妇”逐渐又有了“妻子”甚至一般妇女的意思,所以许多属于这一个次类的方言为了避免引起歧义,在“媳妇”的前边加上“儿”,专指儿媳,而前边不带“儿”字的“媳妇”一词则兼指妻子;但是在离“新妇”类较近的方言里,“媳妇”代替“新妇”的历史过程出现较晚,“媳妇”还没有获得“妻子”甚至一般妇女的意思,所以目前还没有必要在前边加上一个“儿”字来区分语义。根据上文提到的儿媳称谓的历史发展情况,我们可以预料,这些用“媳妇”(注意前边不能加“儿”)指称儿媳的方言将来也会在“媳妇”的前边加上“儿”字,前提是这些地区的方言受“更北”的方言的影响,“媳妇”一词的语义发生分化,尤其当出现“妻子”这一新的语义的时候。

(4)现代方言的“新妇”的使用范围如上所述,比古代(主要指宋朝以前)的使用范围小;语义几乎都是指儿媳,语义范围比古代的窄(参见江蓝生[39]230-232),由此我们可以说:这个词大约自魏晋南北朝用来指称儿媳以来,经历了意义逐渐扩展、使用范围逐渐扩大到意义逐渐缩小、使用范围萎缩的过程。

(5)“媳妇”和“新妇”两可的方言反映了词汇的新老历史层次的交叠,是在整个汉语方言里已经存在了约一千年的“媳妇”取代“新妇”这一过程的延续的具体表现。从东到西,这些方言点主要有:江苏盐城、南通、扬州,江西南昌,湖南湘乡、新邵、邵阳,广西南宁、桂林等。靠近“媳妇”类方言区域的上海方言也有类似的情况。这些方言点基本上都处于两大类儿媳称谓的交界线上。我们可以感觉到这种曾经发生在它们更北或更西的方言的儿媳称谓演变过程如今正在这些方言发生。可以预计的是,将来这些地区也会慢慢地以“媳妇”完全取代“新妇”。

(6)大规模的考察表明,北方方言的内部一致性相对较高,而南方方言,特别是东南和南部几个省,内部的一致性相对较低。具体地说就是,从我们见到的材料看,北方方言的儿媳称谓基本上属于“媳妇”类,非“媳妇”类的很少;南方的方言虽然是“新妇”类占明显优势,但也有少数方言使用非“新妇”类的儿媳称谓,如“心舅”“阿媛”“蒿妇”“新嫫”“厨娘儿”“娘花”等,这些“异类”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南方方言的“新妇”类儿媳称谓的内部一致性。由此看来,本文前头引用的“北方一律称‘媳妇’,南方一律称‘新妇’”的说法只是大致符合事实,尤其就南方方言来说,“一律”的说法欠妥。[12]

五、从两大类儿媳称谓发展史看词汇演变的历史层次

 5.1 “新妇”和“媳妇”两大类儿媳称谓属于不同的历史层次

本文对“新妇”和“媳妇”两大类儿媳称谓的系统考察表明:“新妇”反映了较为古老的层次,“媳妇”反映了较为新近的层次。不同层次的形成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现代汉语方言的角度看,不同地域对同一对象的不同称呼表面上看是并存的语词而已,它们的地位应该是一样的,所以它们的区别往往被以为仅仅是共时分布的不同,但这种不同往往有时还可能体现在其演变过程不一、历史沉淀不一,即所谓属于不同的历史层次。也可以说是具有不同的历史地位,这可以称为词汇发展的层次理论。已经有学者注意到了方言里的历史层次现象,例如游汝杰指出,“不同期间 时光的语言成分都可以并存在同一个期间 时光层面上,即并存于现代的方言中”。[41]111 方言里词汇的历史层次是词汇发展的层次性的一种体现。

5.2 词汇发展的历史层次研究具有理论意义。

研究词汇发展、演变的历史对语言现象的解释和处理有关语言题目具有特定的意义。例如,儿媳称谓的历史发展层次研究对于方言区划就有参考价值。过去只根据语音的情况(其中包括语音的历史层次)来划分方言区,我们其实可以、也应该把一些重要的词汇(如本文所讨论的“新妇”、“媳妇”)的历史层次作为划分的依据之一。近年来,词汇和方言研究者已经注意到了某些常用词汇的分布与大方言区有基本对应的关系,如袁家骅等指出“我们可以从汉语词汇最稳固的核心部分中发现,家畜雌雄性别的词形和第三人称代词几乎可以把汉语分成南北两大派。”[42]315,现在,在大规模考察的基础上,我们可以利用不同历史层次的儿媳称谓为现代汉语方言区划提供又一个非语音的参考项。又如,近年来,学者们已经倾向于将安徽南部的部分方言独立出来,成为“徽语”或“徽州方言”,主要依据是语音上有入声调类,我们的考察发现这片地区的儿媳称谓也保留了相对古老的“新妇”称呼,这也可以为使徽州方言独立提供一条词汇方面的证据。另外,本文的考察显示“新妇”类的分布在西南方向的界限与传统的粤语区的西南界限大致符合 稳当,从而可以从一个方面证明粤方言的区划是合适的。本文的儿媳称谓研究还从一个角度证明了湖南省内方言出现了较大的分化,北方方言正在迅速地吞并湘方言的地盘。

参考文献

[1]刘坚 1985 《近代汉语读本》,上海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213页、230-232页。

[2]江蓝生 1988 《魏晋南北朝小说词语汇释》,语文出版社:230-232页。

[3]李荣 1986  谈谈语言研究,《中国语文天地》第2期。

[4]傅朝阳 1987《方言小词典》(“新妇”条)山东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5]闵家骥 晁继周 刘介明 1991《汉语方言常用词词典》,浙江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6]韩品夫(主编) 1996 《实用方言词典》(“新妇”条),天津人民出版社。

[7]李荣(主编) 2002《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江苏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8]许宝华、宫田一郎 1991《汉语方言大词典》,中华书局

[9]周振鹤、游汝杰 1986 《方言与中国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页。

10]鲁允中 2001《轻声和儿化》,商务印书馆。

[11]陈章太、李行健 1996 《普通话基础方言基本词汇集》(卷三),语文出版社:2381页。

[12]袁德业 1985《商丘方言常用词语简释》,《汉语论丛》,河南人民出版社。

[13]汪平 1994《贵州方言词典》,江苏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14]朱建颂 1998 《武汉方言词典》,江苏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15]王年芳 1959《扬州方言》,《方言和普通话丛刊》(第二本),中华书局。

[16]傅国通 方松熹 傅佐之 1992《浙江方言词——69县市200条词的比较》,浙江省语言学会 。

[17]刘丹青 1995《南京方言词典》,江苏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18]胡明扬 1987《北京话初探》,商务印书馆。

[19]苏小青 吕永卫 1996《徐州方言词典》,江苏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20]温端政 张光明 1998《忻州方言词典》,江苏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21]王军虎 1995《〈西安方言词典〉引论》,《方言》第2期。

[22]侯精一 1985  晋东南地区的子变韵尾,《中国语文》第2期。

[23]史秀菊 2004《河津方言研究》山西人民出版社。

[24] 哈森 胜利 1999《内蒙古西部汉语方言词典》,内蒙古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25]邢向东 2000《神木方言研究》,中华书局。

[26]王雪樵 1992 《河东方言语词辑考》,山西人民出版社。

[27]朱建颂 刘兴策1981《武汉方言词汇(二)》,《方言》第2期。

[28]许宝华、汤珍珠 1988《上海市区方言志》,上海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29]石汝杰、宫田一郎 2005《明清吴语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

[30]汤珍珠、陈忠敏 1993《嘉定方言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31]陈章太、李如龙 1991《闽语研究》,语文出版社。

[32]罗常培 1958 《临川音系》,科学出版社。

[33]黄山市志编纂委员会 1993《黄山市志》,黄山书社。

[34]鲍明炜 王均 2002《南通地区方言研究》,江苏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35] 黄雪贞 1983永定(下洋)方言词汇(一)第2期。

[36] 张映庚 1990《大关方言志》,语文出版社。

[37] 赵元任 1956《钟祥方言记》,科学出版社。

[38]崔荣昌 1989《四川达县“长沙话”记略》,《方言》1期。

[39]江蓝生 1988 《魏晋南北朝小说词语汇释》,语文出版社。

[40]李葆嘉 2002 《汉语起源演化模式研究》,黑龙江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41]游汝杰 1992 《汉语方言学导论》,上海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出版社。

[42]袁家骅等 1989 《汉语方言概要》(第二版),笔墨改革出版社。

注释:

[1]例如,《尔雅·释亲》:“子之妻为妇”。

[2]该词典的综合卷标明丹阳等14处方言“新妇”表儿媳妇,黎川、温州、宁波、金华等几处的“新妇”表妻子。但黎川、温州、宁波、金华各分卷显示“新妇”也是表儿媳妇的或至少有表儿媳妇的用法,这里根据分卷补入,再加上绩溪一地,共19处。

[3]本文因发表时的体例要求和篇幅所限,除了“参考文献”里列出的文献外,其余文献资料和口头、通信所获资料来源目录从略,共涉及108种文献和61位资料提供者姓名及对应方言点的信息。

[4]这些词里的“则”、“的”等实际就是“子”。[22]、[23]209。

[5]河津话无儿化韵,儿化韵的语法及语用功能主要是靠子尾体现。[23]209

[6]广东、广西一些地方(如广州、东莞及潮汕地区等)的儿媳称谓被记为“新抱”、“心妇”、“心”等,实际就是“新妇”的保留了古音(如古无轻唇音)的读法。这一点已经有很多学者指出过。(参见北京大学中文系语言学教研室编《汉语方言词汇》(第二版),语文出版社1995年,第305页)。

[7]据许宝华、汤珍珠《上海市区方言志》,上海另有“媳妇”一词指儿媳妇。这应该是一个新起的词语。[28]206《明清吴语词典》“新妇”条显示明清时期上海以“新妇”表示儿媳妇,并称“俗称子妇曰‘新妇’(沪谚)”。[29]675

[8]根据汤珍珠、陈忠敏《嘉定方言研究》,嘉定方言有两个发音不同的词表示“儿媳妇”,但都记录为“媳妇” ,[30]126 其实,我们以为,第一个[ siŋ 阴平 vu阴去]应记为“新妇”。

[9]福建的儿媳称谓部分参考了陈章太、李如龙《闽语研究》[31]34,原书作“新媳”,但是从记音看应为“新妇”,疑为印刷错误。此处参照其他方言著作改为“新妇”。

[10]罗常培《临川音系》记为“媳妇”,[32]203 但临川人徐建民(《中国改革报社》职工)口头告诉我应该是“新妇”。本文综合各方面的情况(如临川周围的方言都说“新妇”),取“新妇”说。

[11]《黄山市志》记为“三妇”。[33] 根据同一本书的(同音字表)记录,“新”的发音与“三”的阴平发音完全一样。我们以为,“三妇”应记为“新妇”。

[12]一些特殊的儿媳称谓可能反映了远古少数民族语言的底层现象。如浙江东部的“阿媛”,浙江文成的“媛至”、福建武平的“阿”就不像汉语本身的称谓。如果我们的推想与实际情况是符合 稳当的话,那么可以为印证有的学者提出的原始华夏语混成发生论提供一条有意义的线索。(详见李葆嘉[40] 199-206、358-379)

来源: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黄大仙精选资料三天肖三码《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5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