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臧杰:夏公与沈西苓、许幸之(提纲)

发布时间:2015/7/12
来源: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黄大仙精选资料三天肖三码
来源网站:www.thewokevillager.com

夏衍先生有关电影戏剧的实际操练是从上海艺术剧社开始的,而最初倚重的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叶沉(沈西苓),另一个是许幸之。

有关夏衍影剧工作的开展动机,则是因为他要在中共上海闸北区第三街道支部开展联络文艺界的工作。而1928年前后,上海戏剧活动已经渐趋活跃。组织剧社来推进戏剧运动,成为夏衍应有的方向。

一、有力的两翼

通常的说法,上海艺术剧社成立时间是1929年秋,有材料和研究(方育德)证实是在192965日。

1929610日《申报》增刊“剧场消息”载,艺术剧社成立日期是65日,社址在北四川路,男女社员约六十余人,推定郑伯奇为社长,沈端先、毛文麟等为文学部委员;陶晶孙、陈波儿等为音乐部委员;王一榴、沈学诚(应未归国)等为美术部委员;郑伯奇、王一榴、陶晶孙等为演员部导演股委员……

艺术剧社最初以上海艺术大学学生为班底,以郑伯奇所主持北四川路永安坊中的文献书房为排练场,或并未完全发动。

直至秋天中华艺术大学开办,艺术剧社的戏剧活动才显得活跃起来。

《民国日报》95日《学校消息》:中华艺术大学现已聘定沈端先氏为文科主任。

夏衍负责招募西画科教师时,致电与沈,学工艺美术的沈推荐许幸之,后沈也执教于中华艺大。

是年冬的戏剧讲习班成为发动上海艺术剧社的动力。“普罗列塔利亚戏剧”呼告与排演实践全面展开。夏衍上阵导演《炭坑夫》,叶沉导演《爱与死的角逐》,许幸之担纲舞台美术设计。许、沈在日本见识的戏剧经验,得以应用。

上海艺术剧社第一次公演后,许与沈开始发起期间 时光美术社,在美术领域高扬普罗艺术,促成左翼美联的诞生。许的回忆,美联书记于海是由夏衍推荐加入美联的,后美联主要由许幸之、叶沉、于海负责。

夏衍主编,1930315日印行的《艺术》和618日印行的《沙仑》,其中关涉美术、戏剧、电影的呼告性笔墨,均出自许沈之手。《新兴美术的任务》、《中国美术运动的展望》、《戏剧与期间 时光》和《关于电影的几个意见》是其中代表。

19311月,中国左翼剧团联盟改名为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被迫完成由团体向个人的迁延。叶沉的工作重心转向剧联,更以“戏剧更深深地浸透到大众去”为任务 使用。

由这个衍繁相生的格局,不难看出,夏衍与许、沈在这一时期深挚“联盟”关系,和共同的公共指向。

二、交谊“分离”考

夏衍回忆,他与沈的结识是在1923年。是年沈也到了日本,用的是姐姐沈兹九作为艺术生的官费。社会科学研究会,是夏沈都参加的学生组织。

许幸之与沈西苓的初识是在1925年,许投考东京美术学校,在校园中遇到沈,并结识。1926年暑假探家后返回东京,二人又在船上相遇,渐见投契。

中国留学生在东京成立艺术家联盟时,许拉沈加入,沈又拉沈兹九和蔡淑馨加入。而沈兹九与蔡淑馨是多年的浙江德清籍闺蜜,二人在日本同居一处。

许与沈此后也共同赁屋居住。夏衍到东京看望恋人蔡淑馨,多借住于沈处。1929年,夏到东京时,就由此熟悉了许。

许、沈回到上海最初,深受夏的影响,也是紧密团结在一起的。

1931年,激进的中华艺术大学遭遇封闭。部分师生和左翼美联盟员先后在两次会议间被逮捕。美联分散活动,“涛空”、“春阳”、“春地”等多个画会出现,许幸之则组织了朝阳画室。

叶沉则以沈西苓的名字考入“天一”公司作置景师,成为最早冲进“黑暗的电影圈”的左翼战士。此后,他为《歌场春色》和《有夫之妇》等“天一”娱乐片做过美工。

有关沈的际遇。夏的看法是,沈是这个圈子受到最大限度虐使与排挤的一员。

1933年,沈的导演处女作《女性的呐喊》改编自夏的《包身工》,但不是在“天一”拍的,而是在“明星”拍的,据说删剪甚多,支离破碎,以致公映后惨败。继而拍的《上海二十四小时》也是夏衍编剧,试映效果甚佳,但删剪后的公映结果也是面目全非、差强人意。

夏是否由此对沈有了“懦弱”的印象,不得而知。

19401217日沈在重庆病逝后,1942年夏衍在《神州日报》刊发《悼念西苓》一文,为其缅怀之作,文中多有同情怜惜之意,也提到“在荆棘的道路上,他是一个勇敢的斗士,但同时他更是一个彻底的弱者,为了达成一个目的,他可以忍受有洁癖的文化人所绝对不能忍受的羞辱,但是他可以毫无抵抗地接受足以使他整个计划陷入无法完成之让步。他常常苦笑,这苦笑表示他的顽强,但同时也正表示他的懦弱。他酷爱卓别林,而本质上却一个甘地主义的信徒。”

有关沈的工作方法,赵丹的两个表述很典型:“他的工作方法,与其说是在做导演,还不如说是写诗作画更为恰当”;“了解演员,信赖演员,善于充分发挥演员的特点,这是沈西苓的长处。但与此俱来,是放纵演员,缺少克制,缺少选择。”

而许幸之1934年进入“电通”公司执导《风云儿女》也是出自夏衍的荐议,《风云儿女》的电影改编本则也出自夏手。

有关夏、许的交往,后来没有更多的笔墨。

据许国庆先生披露,他在征询父亲与夏衍关系时,许幸之先生告知:当年他在“电通”时,与陆露明恋爱,夏衍以为很不妥,曾建议分开。许幸之没有同意,并公开宣布同居,从此渐行渐远。

而沈西苓与许幸之的合作,则止于《中国万岁》。“七七”之后,沈忽然找到许谈反映抗日救亡纪录片拍摄的事,许当即同意,并与沈一同找到周剑云,促成此片投拍,并招来吴印咸合作。这时候,“八·一三”爆发,沈随演剧队撤往内地,纪录片遂交许与吴完成。

……

臧杰:夏公与沈西苓、许幸之(提纲).pdf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