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包燕 缝合的左翼:左翼·国家·商业——从女性叙事模式读解孙瑜30年代的左翼电影

发布时间:2015/7/13
来源: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黄大仙精选资料三天肖三码
来源网站:www.thewokevillager.com

作为“作者”色彩突出的导演,“联华影业公司”的孙瑜及其作品在上世纪30年代的左翼电影场域中是一个充满悖论与张力的可阐释文本。他被经典影史定位为“追求进步”、“充满着反封建的意识”的左翼影人,其30年代作品《野玫瑰》、《火山情血》、《天明》、《小玩意》、《体育皇后》、《大路》也被认定为左翼电影,但在其时的左翼影评人话语中,却被批评为“小资产阶级的浪漫的空想”“新的意识的反对方面”;他的影片有明显的社会批判与政治批判,影片《天明》曾被列入“赤色电影”名单,但观其每一部影片,国家意识、民族情绪的“政治正确”充盈其间,其政治自觉远超过同期间 时光的其他导演;他是主旋律色彩浓郁的民国导演,但又是“联华”公司的“叫座导演”, “联华”的市场成功首先来自他的作品《故都春梦》与《野草闲花》,之后,其电影中呈现的独特的身体叙事、喜剧情调稀释了中国民族电影的苦戏传统与苦难模式,以乐感文化的张扬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而在反政治文化、政治文化、商业文化的缝隙与冲突中,孙瑜的左翼电影完成了他的吊诡式缝合。

本文作者以为,孙瑜左翼电影的内在冲突是通过一系列的叙事策略获得缝合的。其中,独特的女性叙事模式是其缝合策略中的重要耦合点。借助于以压迫与受难为核心的“乡女进城”模式,其作品完成了左翼话语的输出;“乡女进城”后的或身体或精神的历险、成长与革命、牺牲,帮助作品建立了民族国家意识的合法性;而通过对带有情色意味的现代女性的身体凝视、对女性浪漫传奇历险的奇情式消费、对情欲化女性的纯情化、圣女化归宿的书写,则同时满足了传统受众的欲望需求和道德需求。可以以为,从孙瑜左翼电影的女性叙事模式进入,很大程度上获得了孙瑜电影的内在密码,孙瑜电影在民间、官方、商业之间游走的“作者”特质亦由此敞开。

孙瑜式的独特叙事模式与文化基因也获得当代回响。作为跨越于“十七年”与新时期的民国上海电影的传人,谢晋电影在反抗文化、主流文化、乐感商业文化的冲突与缝合上,构成了与30年代孙瑜电影的历史对话。有别于以往研究者对谢晋电影与郑正秋、蔡楚生伦理情节剧电影及苦戏传统的关系研究,笔者更倾向于发掘其与孙瑜电影的基因传承。而这一传承关系的勾连将有助于我们对中国民族电影的历史传承、复杂面向及当下启示深入思考。由于篇幅关系,孙瑜电影的当代回响、孙瑜电影与谢晋电影的传承对话关系,将在另一篇论文中专门论述,在此提及一笔。

缝合的左翼:左翼·国家·商业——从女性叙事模式读解孙瑜30年代的左翼电影.pdf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